最近,汽车圈维权事件此起彼伏。这厢西安女车主霸气维权事件刚刚以三方和解的方式告一段落,那厢北汽幻速经销商又踏上维权的道路。日前,60余家北汽幻速经销商出现在北汽集团办公楼前。从现场的图片看,这些经销商每人坐着一个小板凳,戴着红色棒球帽,举着A4大小的纸张,纸上鲜红的“北汽还钱”四个字清晰可见。现场秩序井然,与常见的维权场面多有不同。

  据悉,北汽幻速经销商的诉求很集中:配件、货款、发车、返点。自去年北汽银翔“放假”后,北汽幻速经销商就已经无法从北汽银翔获得车辆配件,但企业对经销商的提车任务却并没有因为“放假”而改变。如果经销商没有完成提车任务,还会受到企业的罚款。由于北汽银翔宣布重组,其收款账号也变更成“重庆昌河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重庆昌河”)。这更加重了经销商的担忧。更过分的是,有经销商表示,他们在交付提车款后,至今没有收到企业发来的车辆。此前北汽银翔承诺的销售返利、对经销商升级改造的支持政策则更是画饼充饥。

  在赴京维权的经销商中,不少商户损失惨重。由于在车辆批发的过程中,经销商大量使用商业票据,不少经销商只能“拆东墙补西墙”。据估计,受到类似困扰的经销商总数约在100家左右。

  “经销商首先一定要有风险防控的意识,努力避免让自身陷入被动的局面。一旦企业出现发车、返利异常的时候,要有足够的重视和警觉。”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秘书长朱孔源告诉记者,“经销商作为汽车产业链的下游,与企业进行交涉时相对处于弱势位置,单纯地维权不如依靠组织的、法律的力量来与企业协商解决问题。作为商会,作为经销商的‘娘家人’,我们成立了人民调解委员会,专门为会员企业服务,帮助他们解决经营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化解与企业的矛盾。下一步我们还会完善健全预警机制,能够及早地提醒经销商注意可能会出现的风险。”

  2018年7月,本报就曾报道过北汽银翔停产疑云。北汽银翔名为“放假”,实质却是停产。北汽集团、银翔、合川区政府三方虽然一直没有停止对企业施救的动作,但目前的情况看,效果微乎其微。

  北汽银翔的股东有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银翔贸易有限公司、重庆银翔事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地处重庆合川的北汽银翔,显然是当地政府的“心头肉”。合川区一直以成为“重庆第二大汽车生产基地”为目标,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北汽银翔、比速汽车、银翔摩托视为“优等生”。去年7月危机出现后,合川区区长徐万忠还带队进行了银企政座谈会。然而,今年,“银翔”作为关键词的新闻却仅有“徐万忠在银翔摩托调研”。出资占比26%的北汽集团则试图重组北汽银翔。资料显示,去年9月,成为北汽银翔董事长的李凌日同时还是于当月成立的重庆昌河的董事长。不过,北汽银翔重组战略却迟迟未见落地。

  直至今年4月,北汽银翔依然官司缠身。北汽银翔被判支付天津市天锻压力机有限公司438万余元的欠款及逾期违约金,拖欠柳州市天润汽车配件制造厂货款的官司也还在继续,与重庆延锋安道拓、上海东方久乐安全气囊的官司也才刚刚开庭。

  虽然企业发出公告称将在5月恢复全部主力车型生产,新车型C30/C60(内部代号)也将在下半年推出,更表示北汽银翔重组工作有较大进展。但长达近9个月的风波,已经让这家企业举步维艰。

  北汽银翔在辉煌时期,曾经取得累计销量60余万辆的成就,幻速S2、S3作为SUV产品一度热销。然而在其如日中天时,品质就出现过预警。2017年12月22日,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官方网站发布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召回部分幻速S2、S3汽车,原因为“因制动系统零部件制造问题,可能存在制动踏板行程偏长的现象,极端情况下,可能造成交通事故。”这个时候,经销商作为召回维修、日常保养的主要承担者,其作用不容忽视。毕竟2014年,有消费者驾驶S3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人身亡。诉至法院,判决认为其产品缺陷是制造缺陷,并判决北汽银翔进行赔偿。

  时至今日,经销商与整车企业的关系尚且“剪不断理还乱”,消费者的权益又由谁来维护?在吉林省,就有消费者由于买车之后经销商倒闭,无法进行售后、保养、质保而发起了维权。

  “在这个案例中,消费者的权益保护确实是比较棘手的问题。经销商受到来自消费者、整车企业两端的压力,处境非常艰难。有些经销商在维持不下去之后可能选择退网、甚至破产清算。”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郝庆丰表示,“消费者的诉求,首先还是要针对经销商,因为这二者是合同的双方,经销商和企业又是另一对合同双方;当经销商彻底注销,消费者就要去要求厂家履行义务。就目前而言,北汽银翔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委托第三方维修机构对车辆进行维修、保养。”

  “经销商作为经营主体,追求盈利无可指摘。这个案例中,如果整车企业配件供给不及时,我们认为经销商可以改变思路,自行外采零配件来对消费者进行服务,以谋求更长久的发展。”朱孔源认为,“同时,这也非常明确地告诉整车企业经销商存在的价值,它是整车企业与消费者的纽带和桥梁。整车企业提升经销商的盈利能力,让他们以盈利为支撑来服务消费者,这对企业、经销商、消费者而言,是一件三赢的事儿。”

  在郝庆丰看来,随着市场竞争愈发激烈,不仅有些经销商可能会逐步退出市场,还会出现部分汽车企业停止生产。“我国汽车产业增速比较高的时候,市场体量大,能容纳下很多汽车企业和汽车品牌。这些企业的市场拓展速度也非常快。像现在这样的行业环境,高速扩张时期的隐忧就爆发出来了。”郝庆丰认为,“很多成立时间不长的汽车企业,经验并不丰富。汽车产品销售出去,仅仅是销售的终结和服务的开端。当他们无法维系,选择退出汽车行业的时候,消费者、经销商就都跟着成为了‘受害者’。”

  “现有的法律当中,对这样局面中的消费者权益维护暂时还没有专门的条款。不过,在《汽车销售管理办法》中规定,停产或停止销售的车型应及时公布并保证其后至少10年的配件供应以及相应的售后服务。”在郝庆丰看来解决问题也需要多方面联动,“首先消费者在选择汽车品牌的时候一定要慎重,毕竟汽车产品有特殊性,需要不断的维护;其次,还是呼吁相关部门能够针对这种特殊情况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或预案。”